绿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绿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加快制度改革方可破解国内服务业发展瓶颈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2:55 阅读: 来源:绿板厂家

加快制度改革方可破解国内服务业发展瓶颈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多元化的服务领域市场主体的形成与参与,是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础。从我国情况来看,加快服务业的发展急需突破影响服务业市场主体发育、发展的制度性障碍。  我国服务业所有制结构仍不尽合理  近年来,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完善,我国服务业快速发展,市场主体的微观活力明显增强,但部分服务行业国有经济比重仍然偏大,民间资本和外资等非公有制经济成分的参与度不高。具体一些表现主要有:  首先,服务业的固定资产投资仍以国有部门投资为主。2010年,我国城镇服务业投资中的国有控股投资占比高达51.6%,比制造业的国有投资比重高出22个百分点。从服务业内部来看,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国有控股投资占比最高,达到87.2%;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的国有投资比重也均在80%以上;只有批发零售业、住宿餐饮业、房地产业的国有投资比重较低,私人投资比重超过了50%。  其次,服务业国有单位的就业比重偏高。2010年,我国服务业城镇国有单位就业比重达到72.9%,而同期制造业城镇国有单位的就业比重仅为19.6%。从服务业内部看,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教育、卫生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业、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的城镇国有单位就业比重均在80%以上;只有房地产业以及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等传统商贸业的城镇国有单位就业比重低于30%。  我国服务业市场主体发展面临多重制度障碍  笔者认为,我国服务业出现所有制结构不合理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我国服务业市场主体发展面临多重制度障碍。具体来看,主要有:  第一,公共服务与市场化服务的界定不清。长期以来,我国服务业发展偏重于强调公益性和非营利性,服务业市场化进展相对缓慢。医疗、教育、文化等领域公共服务和营利性服务界定不清,过多看重其社会福利、意识形态等非经济职能而忽视其作为产业的经济含义和要求,导致公共产品、准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不分,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作用无法得到充分发挥,产业发展缺乏活力和竞争力。  第二,适合服务业主体发展的多元化组织形式缺乏有效的制度保障。目前,我国多样化服务组织发展尚不充分,有利于服务企业组织形式多样化发展的法律法规有待进一步完善。如对于专业服务、教育、医疗等行业中普遍采取的个人执业(符合一定资质要求的个人)及其组成的合伙制、合作制服务组织,缺乏合理的法律规范和政策引导;又如,对于商贸等竞争性领域中普遍采取的连锁、特许经营等组织形式,还缺乏专门的行业性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对服务业企业良性扩张形成制约。  第三,国有服务业企业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相对滞后。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治理结构和经营管理机制尚不健全,难以适应服务业快速发展的需要。国有服务企业改制后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离规范化的要求尚有一定差距。此外,近年来,对电信、电力等国有垄断性服务行业实行的政企分开和拆分重组,很大程度上还是在“国有经济框架”内进行的,每一业务领域实际上都仅有一个具有市场控制力的主导运营商,不利于兼顾规模经济和竞争效率的市场结构的形成与发展。  第四,国有事业单位改革进展相对缓慢。许多服务领域中的事业单位承担着大量行政和公共服务职能,一些本可以社会化、产业化的经营性业务还未被剥离出来,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服务业的发展规模和效率。  第五,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环境有待进一步改善。尽管近年来国家针对民营经济制定了一系列鼓励扶持政策,但在制度建设层面,民营企业仍然受到许多不公正待遇。一是面向企业、行业的征信体系不健全,融资方式过于倚重银行贷款,使得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门槛过高。二是虽然各级政府明确了民营企业在财税政策、融资服务、投资核准等方面与其他所有制企业享受同等待遇,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尚难得到有效落实,特别是在市场准入方面的进展不适应服务业开放发展的要求。  应加快促进服务组织多元化发展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我国亟待加快制度方面的改革进程,以破解服务业发展的瓶颈。对此,一些个人思考和建议如下:  ――应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公共服务与市场化服务并行发展。加快推进服务业市场化进程,将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与市场竞争业务进行拆分。对能够实行市场经营的服务,应引导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增加市场供给,实现产业化发展;对于公益性服务、保障社会公平的基本公共服务,应加快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将原来政府单一提供、直接提供的方式,转变为政府与社会多元化提供相结合的方式。  ――应健全有利于服务组织多元化发展的制度体系。通过税收、信贷等优惠政策,鼓励适合行业发展特性的服务组织发展,加快形成多元化发展的新格局。建立专门的法律法规对特许、连锁经营等行为加以规范,保护交易双方的合法权益。放宽非营利机构登记注册的制度,解决双重管理体制对非营利机构的约束,赋予各种新型的社会组织以明确的法人地位。  ――应着力深化服务领域国有企业改革。促进国有企业主辅分离、外包生产性服务业。与此同时,加快转变企业经营机制,理顺内部管理体制和管理关系,进一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  ――应稳妥推进事业单位改革改制。加快健全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方面的探索改革,加快对生产经营类、中介服务类以及其他符合条件的事业单位实行产权制度改革,通过多种有效途径促进事业单位向非营利机构或现代企业转变,并积极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通过控股、参股、收购、兼并等方式参与事业单位改革。  ――应进一步优化民营企业的发展环境。着力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环境,促进民营及中小企业发展能力提升。加大向民营及中小服务企业的采购支持,建立政府公共服务外包制度。大力培育创业主体,增加创业扶持的资金投入。支持民营及中小企业的服务创新和品牌建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和合理运用。多层次、多渠道培养各类服务业所需人才,构建强有力的人才支撑体系。

alevel数学培训

gmat培训

gcse课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