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绿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没有遇见他[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33:50 阅读: 来源:绿板厂家

那个夏天,晓萌还是个沉迷于幻想、有点愤世嫉俗的小姑娘。

父母的厂里在家属院修建了一栋新楼房,正给老员工分房子,老员工多,房子少,名额有限,晓萌家的房子一直是租的,不想落这个趟,于是整日给领导送礼请客吃饭。

吃午饭的时候,有客人来了。晓萌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双脚搭在茶几上,吃着一个梨子。晓萌厌恶这些人,看不惯他们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那天来的客人叫江扬,比爸爸年轻,职位却很高。父母忙着招呼他,转头呵斥晓萌,女孩子没女孩子的规矩,还不把脚放下去,像什么样!

晓萌不情不愿地撅起嘴。江扬站在玄关处,看了晓萌一眼,轻轻地笑了一下,说:“原来老周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晓萌一下子红了脸。

晓萌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觉得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

吃饭时,晓萌坐在他的左侧,他们一直在聊着一些厂里的事,爸爸吩咐晓萌,丫头,别愣着,给江主任倒酒。

晓萌侧身倒酒的时候,闻到了江扬身上有香水味,还有淡淡的香烟味。她的脸,又红了。她一直没敢看他,可是到了晚上的时候,躺在床上,脑子里竟然能清晰地回想起他的一颦一笑。

后来,晓萌家真的分到了房子,崭新的两居室,父母乐得眉开眼笑。

搬家那天,晓萌又一次见到了江扬。距离第一次见面,大概已有了半年的时间。他还是老样子,一直微笑的表情。晓萌竟然也在他面前放开了些,说,你要吃梨子吗?我帮你削一个。他说,好啊。

他坐到晓萌旁边的那一刻,晓萌的心跳快了两拍。晓萌察觉他在淡淡地打量她,那天她穿一条到膝盖的裙子,脚上趿着一双旧凉拖鞋,脚趾甲上都涂了淡淡的粉色指甲油。他嘴角又翘了一下,好像觉得十分有趣似的。晓萌情不自禁地将脚往回一缩。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

小萌今年过了18岁了吧?他漫不经心地问。

17岁。

哦,在学校里应该很受欢迎吧,不过你可不要学别的坏孩子那样早恋哦。他又笑了。晓萌知道他在逗她,就像逗任何一个小女孩儿那样,她把削好的梨子递过去,不再说话。

他很快又走了,晓萌趴到窗台上,看着他的白衬衣消失在楼转角,心里有点失落。

江扬说得对,晓萌在学校里的确是受欢迎的,收到了好多情书和礼物。对于男孩儿的殷勤,晓萌不是不得意,但是表面上却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装酷,是晓萌的特长。

有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晓萌被一个男孩儿堵住。他一张面孔涨得通红,晓萌却看都没向他看一眼。

男孩儿突然冲上来,要强吻晓萌。晓萌剧烈地挣扎起来,嘴唇上却仍然被柔软而湿润地触到。

那感觉让晓萌一瞬间就愣住了,男孩儿也静了下来,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他却放松了手。晓萌默然了两秒钟,绕开他向前走。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从马路对面开过去,晓萌从车窗里模糊地看到了一个侧影,有点像江扬。

是不是他呢?晓萌想,就算是他,也只不过是巧合路过吧。

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晓萌还在睡觉,有人敲门。父母都不在家,晓萌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走到门口。

竟然是江扬。这一次他却没有露出晓萌熟悉的那副笑着的表情,只是奇怪地看着晓萌。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晓萌看到了自己松垮垮的睡衣领口下,一小半若隐若现的胸脯。

晓萌僵了一下,但她没有用双手去遮挡自己,而是故作镇静让他进门,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才对他说,你先坐会儿,我去换件衣服。

往房间里走的时候,晓萌能清晰地感觉到江扬一直在盯着自己,他的目光好像发着烫,将晓萌的后背都烫得麻了半边。关上卧室门,晓萌靠在门上深深地喘了几口气。

晓萌不知道究竟是晓萌诱惑了江扬,还是江扬诱惑了晓萌。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儿,一个即将不惑之年的男人。情欲就像那昏黄的路灯散发出的光线一样,一丝不漏地笼罩下来,谁也逃不掉。

晓萌还没有换衣服。江扬就走进卧室,不容置疑地抱住了她,晓萌的全身就像触电一样一震,却无力推开他,口中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晓萌知道他是特意来找她的,父母加班去了,要到傍晚才会回来,他肯定也是知道的。

等到晓萌稍微清醒一点的时候,她已经被江扬抱到了床上,他喘着粗气,一只手在急切地解她的扣子,另一只手从衣服下摆伸进去摸,后来他干脆把她的睡衣往两边一扯,剩余的扣子就绷掉了,晓萌的身体就那样袒露在他眼前,簌簌地颤抖着,似乎下一刻他就会扑上来撕裂了她。

真正进入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也许是因为晓萌的下身早就湿润得厉害,但血还是流了出来,蜿蜒淌到凉席上。江扬突然闭起了眼,说,对不起,晓萌,我不该爱上你,但我真的控制不住……

晓萌抱住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唇,不让他再说下去。

江扬有老婆,这晓萌早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没有老婆呢?他老婆不但漂亮,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只比晓萌小几岁。

但是还有什么能让此时的晓萌更在乎的呢?只要和他在一起,只要有他陪着她,真心爱着她,就够了。

江扬每周都会将晓萌从学校里接走,先去看一场电影或者逛商场,然后带晓萌去吃饭,那些西餐厅连地板都是光可鉴人的,晓萌透过高脚杯看着江扬,觉得这个男人是如此的风度翩翩,魅力难挡。

吃完饭后,江扬就会带晓萌去宾馆开房。在那些舒适的大床上,他用亲吻、抚摸、数不清的情话把晓萌灌醉。晓萌笑着说,你不是说让我不要学人家早恋吗?

他说,我是怕你被别的男孩儿抢走了。晓萌就笑得更开心了。

每周,晓萌都要对父母撒两次谎,说要去同学家里复习功课。她和江扬的事情是一种禁忌,不能败露。

江扬说过,他离不了婚,也不可能离婚,离婚就意味着失去一切。他工作的厂是国企,离婚会败坏名誉,说不准还得被人拿住把柄被迫辞职。这晓萌了解,再说,当时的晓萌那么年轻,也没有考虑过将来。名分之类的事,在她眼中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高考很快到了,晓萌的成绩滑落了很多,当初的预计是考北京外国语学院,但后来的分数只能上一所一般的大学。晓萌没有半点的后悔,反而为学校就在本市而暗暗高兴。

18岁生日的时候,江扬送了一条铂金项链给晓萌,带着她到那座城市最高的山头呐喊:萌萌,生日快乐。这让晓萌兴奋地尖叫。

江扬持续不断地给晓萌制造着这样那样的惊喜,有时连晓萌都感到奇怪,一个快40岁的男人,哪来这么多的浪漫和精力?他说,那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没有条件浪漫,现在有条件浪漫了,就遇上了晓萌。

在晓萌21岁的时候,江扬萌生了退意。

他不再花很多时间陪晓萌,而是找很多借口回到他的妻子和儿子身边。晓萌则忙着准备论文,找工作,有时候大半个月都见不上一面。

直到有一天,江扬来学校找晓萌,说帮她联系了一家单位,可以签劳动合同。江扬说,萌萌,你会有稳定的生活,以后还会有一个真正值得你喜欢的人。

晓萌就哭了,她不要分手。但是她赌气地和学校里追她的男孩儿笑笑闹闹,可是,已经被成熟饱满的爱浇灌长大了的晓萌,早已经无法接受那些幼稚的男孩儿。她这才意识到,5年了,他早在她的身体和心里扎了根。

她离不开他了。

无论如何,她要和他在一起,永远!她不要他多么有钱,头顶有多少荣耀,有多高的地位,多大的前途,她只要他的人。

晓萌在他们常去的宾馆开好了房间,然后给江扬打了电话,忐忑不安地等待他的到来。给他打电话之前,晓萌已经分别给他的老婆和上司打过电话了。

她知道她这样做很鲁莽,但是如果家庭和地位永远在他前面挡着,他永远下不了决心去放弃,她就永远无法和他在一起。她,以爱的名义,为他做一个抉择,有什么不可以?

江扬果然来了,他红着眼睛,进门就给了晓萌一巴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晓萌没有回答,眼泪一颗颗落在地上,表情却是笑着,像以往做错事一样,轻轻解开了睡衣,一丝不挂地站在江扬面前。

江扬红着眼睛,像狼一样扑上来,但是他没有碰她的身体,而是用那双曾经无数次滑过晓萌身体的手,牢牢地掐住了她的脖子,用力,用力,再用力……

他的表情扭曲到了极点,一边掐她,一边狠狠地说: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为什么要毁掉我的一生?

晓萌想笑,但是她的皮肤被扯得紧绷绷笑不出来;她想说话,但嗓子眼儿是甜的,暖暖的,涨涨的充斥感;她的脸颊和身体全都是那种被撑得暖暖的、涨涨的、窒息的感觉。

在意识快要模糊的时候,晓萌的眼泪才流了出来。就那一刻,她才明白,江扬也许从来都没有爱过她。他的追求、深情和浪漫只是弥补年轻时候的遗憾。哪怕没有她,他的这一切也会带给其他某个和他正好相遇的女孩子。

她和他的爱情,对他来说,只是一段叫做艳遇的生命的插曲,当他的精力在这段插曲中释放完,他就会倦。而对她来说,却是整个生命。

如果没有遇见他,她的人生又该是怎样一副光景?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