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绿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瞧一瞧:五月诗评——关于母亲的诗歌

发布时间:2022-04-28 08:52:23 阅读: 来源:绿板厂家
五月诗评——关于母亲的诗歌

今年的母亲节,对于此时的我来讲,特殊而难忘。也许是身体的原因,我的心变得脆弱而敏感。很惭愧,前思后想没有写出什么关于母亲的诗歌来,却想起天涯上让我最喜欢的几组关于母亲的诗歌。既然自己没有佳作可以奉上,那就为这几首令我读一次,流一次眼泪的诗歌做一回知音人吧!

●《给我亚麻色的母亲》

一.

对不起,我把你弄疼了

我亚麻色的母亲

天就在那里蓝着

我开始越来越白,眼睛里有奇怪的波纹

像一只蓝瓷的早餐碗,盈满仁慈

我和你一样需要,彼此身体的钥匙

伏地之后起身,我一揖

不腐烂成泥,不淬炼成金

薄得不声不响

二.

灯影下,你整理违建拆除补偿条件
冬衣

我亚麻色的母亲

灰尘落进杯里

你的额头凉了,腰身微卷

我看见任性的时光,一天天淹没在上面

你害怕生病,提到医院

便觉危机四伏,我依然吸附着

你体内的营养——把我捂得发烫

你很轻,你很重。我在输液的瓶子里透明

你忽上忽下

揉着眼睛背过身去

三.

手上的老年斑在市集里穿越,白发

一身整整齐齐的穿戴,手里是苦苣菜

她把软底的鞋子放在架子上,然后把自己埋进沙发

嘘!别出声,她在很努力地返青

四.

母亲,我怀念那幢临街的房子,木栅栏

是本色的,像你的美。油黑的辫子

垂在腰间。紫檀木箱子、牡丹花

那些旧日子和题字都是暗红的

蒸气弥漫,那些木纹很暖

那些煤未燃烧前的黑,很暖

三十年前你看守着我的生长,水痘的痒

五.

一些人越过树林

一群鸟摘走棉花,天空了

墙根儿上的人脚下细碎地叠着影子

阳光多老,你的声音都是赫色的

把我的乳名从身体拔出来

我听到一种潮湿,而很多时候不是

六.

假若我有一个小小女儿,我袖珍的小小女儿

抱紧子宫上的泪和第一滴血

怀抱软弱和至爱

你说,妈妈如果我能回到水里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硕鼠硕大,一点点搬运月亮

和奶香味的忧伤

看见一个人身上最后消失的亚麻色

两手空空。我爱上所有签了房屋拆迁补偿协议能反悔吗
弯腰不起的人

楚楚这一组《给我亚麻色的母亲》,是我看到的写母亲的作品中,语言,呼吸,节奏,情感结合得最好的一组诗歌。亚麻色,多么朴实而不起眼的颜色,低调不张扬。

我百度了亚麻的加工工艺过程:把收割的亚麻原茎经过雨露或者温水沤制、脱胶,使原茎和表皮纤维脱离,然后经过几十道专业纺织设备的梳理过程,初步分裂加工成亚麻粗纱,再经煮炼、漂染、烘干等数道工艺,经过漂白的按程度分为米色或者白色,未经漂染的就为亚麻的天然原色灰色或者灰绿色,再以细纱机牵伸成3-24公支的亚麻。

一个女人,从邻家有女初长成到为人妻,为人母,多像亚麻的制作过程,在孕育生命的过程中,经受到的苦楚,只有自己心知肚明。养儿方知父母恩,不经历养育的艰辛,又哪里能体会到母亲的坚韧和强大呢?

“对不起,我把你弄疼了/我亚麻色的母亲/天就在那里蓝着/我开始越来越白,眼睛里有奇怪的波纹/像一只蓝瓷的早餐碗,盈满仁慈/我和你一样需要,彼此身体的钥匙/伏地之后起身,我一揖/不腐烂成泥,不淬炼成金/薄得不声不响”——我们只有出生的时候才会弄疼母亲吗?其实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哪一举哪一动,不曾牵动母亲的心呢?而母女连心,何尝不是彼此的钥匙呢?楚楚眼中的自己,是母亲精心烧制的一只蓝瓷碗,既不会腐烂也不会变成金子,在母亲的手心里,她轻盈而绵薄。

“灯影下,你整理冬衣/我亚麻色的母亲/灰尘落进杯里/你的额头凉了,腰身微卷/我看见任性的时光,一天天淹没在上面/你害怕生病,提到医院/便觉危机四伏,我依然吸附着/你体内的营养——把我捂得发烫/你很轻,你很重。我在输液的瓶子里透明/你忽上忽下/揉着眼睛背过身去”——母亲一天天的老去,而我们依然在年迈的母亲身上吸取她有限的营养,她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我们,哪怕她自己额头冰凉了,也仍然把孩子捂很暖和,她们把自己看得很轻,而她们的身躯和责任又是那么的沉重。哪怕她们是在病中,也依然惦记着自己的孩子,轻或者重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仍然背着重重的我们前行。

“手上的老年斑在市集里穿越,白发/一身整整齐齐的穿戴,手里是苦苣菜/她把软底的鞋子放在架子上,然后把自己埋进沙发/嘘!别出声,她在很努力地返青”——母亲在平凡的岁月里慢慢的衰老,可是她又为着我们不肯老去,她还想做得更多,不止是在市集里穿越和为我们做最最平常的家务事情。

“母亲,我怀念那幢临街的房子,木栅栏/是本色的,像你的美。油黑的辫子/垂在腰间。紫檀木箱子、牡丹花/那些旧日子和题字都是暗红的/蒸气弥漫,那些木纹很暖/那些煤未燃烧前的黑,很暖/三十年前你看守着我的生长,水痘的痒”——是的,母亲是拥有最本质最朴实的美,她们的年轻时代也曾灿烂如牡丹,母亲在三十年前曾经花容月貌,而在这三十年养育子女的时间里,她们的守候如自限性疾病的水痘,在我们的痛痒难耐中痊愈。

“一些人越过树林/一群鸟摘走棉花,天空了/墙根儿上的人脚下细碎地叠着影子/阳光多老,你的声音都是赫色的/把我的乳名从身体拔出来/我听到一种潮湿,而很多时候不是”——时间就这样的流逝着,天空没有鸟儿了,连阳光都渐渐老去,唯有母亲的声音还是如我们初生时那样的颜色,潮湿了伤感了,而更多的时间,是幸福吧!

“假若我有一个小小女儿,我袖珍的小小女儿/抱紧子宫上的泪和第一滴血/怀抱软弱和至爱/你说,妈妈如果我能回到水里/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硕鼠硕大,一点点搬运月亮/和奶香味的忧伤/看见一个人身上最后消失的亚麻色/两手空空。我爱上所有弯腰不起的人”——每当读到这一段,我都泪如雨下,童话一样场景,而里面的典故却缘自那忧伤的歌曲,妈妈始终是要老去,离开的,而这一个母亲却让女儿对天下的母亲肃然起敬,是的,因为楚楚这首诗,我也爱上上天下所有弯腰不起的人,感谢楚楚,用这么优美而伤感的文字为我们塑造出经典的母亲形象。不是的,这不是一个形象,而是一个化身,是天下女儿对于母性真情的告白。我不喜欢用到赞扬一词,特别是在这里,母爱岂是用这个词语能表达出来的?

楚楚的这一组母亲,情感自然,呼吸停匀,字句间把母女之情表达得畅快淋漓而又毫不拖泥带水。整组诗歌的每一字每一句,无不带着女性的柔美,饱满着母女深情和相互的依恋。因为这首诗,我迷上楚楚的文字,爱上她的敏感和柔韧。

标签: 关于母爱的诗歌